ゼロ~

超敏感的小孩子哦
生长期
贴吧@凰额凉

【星辰与大海】成长向/半AU/完结/无CP/短篇

【星辰和大海】


K76的夜晚总是带着风的,在这样的环境下躺着假寐实在是有一种自己在乘凉撸串的错觉。

赛罗听到身后的脚步声,他没有起身,甚至没有动一下的打算。

阿斯特拉的脸倒着呈现在他眼前,赛罗轻哼一声,小狮子一脸好笑地坐在他身旁:“干嘛呢你,大半夜不睡觉,跑这悲秋伤春来了?”

赛罗翻翻白眼,要不是累到不行他绝对会跳起来和阿斯特拉扭打在一起:“什么烂七八糟的,我在看天。”

“看天啊……”阿斯特拉收起调笑的表情,他难得认真,“我有的时候也会看……”

“是么。”赛罗扭过头眯着眼看天上的星星,自顾自地调转了话头,“我觉得夜空的星辰很漂亮。”

“是很漂亮。”阿斯特拉盘腿坐着,“我觉得最好看的东西有两样,一是星空,二是大海。”

“海。”赛罗躺着原地翘着二郎腿咀嚼这个字眼,“听起来不错。”

阿斯特拉笑笑:“当然。你会觉得很漂亮,虽然我知道你没有见过,但是以后有机会去地球看一看吧。”

“很美丽的颜色,就像星空一样,是包容一切的蓝。”

“半夜你一个人站在沙滩上的时候,就会觉得大海和星空都是同样的美丽,他们一眼望不到头,天地相接的地方是混淆不清的黑色线条,你在海面上可以看到星星的剪影,波浪一层层切开银色的光。”

“你到达那里的时候就会知道这个宇宙是多么辽阔美好,你甚至希望可以在海天相接的地方度过余生。”【1】

“他们说那里是没有记忆的地方。”【2】

“一个没有记忆的温暖地方。”

“是么。”赛罗撇撇嘴,“有生之年能从你俩的魔爪里逃脱出去我一定会去看看的。”

“真是破坏气氛的说辞啊。”

“哪里哪里。”





离开K76之后的几年仿佛摁了1.5倍播放速度,一件接一件的事情让赛罗自顾不暇,他与自己的父亲相认,跑到另一个宇宙打败了贝利亚,获得了帕拉吉手镯和诺亚的认可。再后来,他去过很多地方,穿过许多宇宙,认识了许许多多伙伴,看见了无数璀璨夺目的星空,却始终没有忘记小师父向他描述的大海。

他听过许许多多的人向他描述过不同的大海,温柔蔚蓝包含一切的颜色,惊涛拍岸,暗潮汹涌。他甚至在梦里见过那样的景象。他有的时候会碰到高斯或是希卡利,那个时候他就会盯着人家身上的蓝色一边看着入神一边慢慢臆想,直到脸色古怪的对方将他叫回神来。

赛罗身上的任务总是又多又繁重地一个接一个,想要看海的愿望总是一次又一次地推迟。

然后他又遇到了贝利亚。

贝利亚的一棍直接将帕拉吉打穿,手镯也变成了石头,横贯到底的划伤触目惊心,赛罗在银十字养伤的时候不止一次地对着手镯抓耳挠腮,无计可施却又毫无办法。

之后雷欧兄弟来看他,小狮子大概跟他交流了两句,许久不见的两人相视无言,阿斯特拉叹了口气。

“赛罗,你成长得非常快。”

赛罗低头看着手镯沉默不语,他当然知道这一点,生活是最好的老师,战争不会因为你是一个孩子而对你温柔仁慈半点,他目力所见的残酷太多,因此他必须快速成长,挑起可能不属于他同时过重的担子,收起自己吊了锒铛的天性好好做出个前辈的样子。

“你去一趟地球吧。”小师父担忧地看着他,“最近那里不太平,不是什么难打的怪兽,你过去帮帮忙顺便散散心。”

赛罗平静地点头。

“要是有机会……去看看大海。”

“……好。”





地球的环境很美,的确是几个来过地球的老前辈所描述的样子。赛罗顺着满是鹅卵石的林边边走边想。他偶然间抬头,看到一股子清澈透明的液体。

赛罗背着包走到长满潮湿苔藓的岸边,他看着那么细的一缕水缓缓漫漫的流,心里话小师傅说的海不会就长这个样子吧。

他看见远处冒着炊烟的石屋,看见搬着小马扎拿了一根棍不知道要干什么的满脸胡渣的大叔,看见远处橘红色的晚霞,将要落山的太阳亮得跟能量球似的。

赛罗不知道在想什么,他鬼使神差地朝那个大叔走了过去。这地上都是啥玩意绿了吧唧滑了吧唧真难走,他这样想着,莫名有些想念在K76脚下踩着红色坚硬的岩石的日子。

然后赛罗看着那个大叔听见动静扭过头上下打量他,一条一条的皱纹和胡子挤在一起,像极了他走过的那些长满荆棘的路。对方笑的淳朴酣畅,操着充满烟火气息的乡话问他小伙子你干嘛呢你是不是迷路了?

赛罗摇摇头,又点点头,他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抑或是回答些什么。对方看着他的样子咯咯地笑,赛罗终于开了口:“大叔,这是海吗?”

“海?”满脸皱纹的大叔愣了一下开始哈哈大笑,“海离得这里远着哪年轻人,这是河啊,它怎么能跟海相比啊哈哈哈……”

赛罗有些迟疑地点头,又看了一眼细长细长被大叔称之为河的东西。他似乎还要走很远的路。

裹着厚厚衣服的大叔行动缓慢地回身去拿了一个用棍子串起来黑乎乎的不知道是啥东西的玩意,支棱到他面前说着什么刚烤好的鱼特别香,拽着他的手执意要他尝一口。

少年愣愣的抬头,看见对方眼中对年轻人满满的关怀和爱意,他似乎和自己的父亲也好师父也好大伯也好叔叔也好都是一样的人,但又不知道哪里不一样。

犹犹豫豫地咬了一口,赛罗发现除了卖相不好这个鱼的味道似乎也还不错,他抬头看看大叔满满的快要溢出来的笑意,不由得地嘴角上挑,他好像有些想念光之国了。

水面被映照得波光粼粼,远处青葱的树木也被染成了金色。

这似乎是一个和谐温暖的傍晚。

……

可惜不是。

赛罗站在河旁边吃鱼边看着天空的晚霞慢慢变成妖异的玫红色,看着树下黑色直挺的影子慢慢倾斜着拉长,看着青白色的山岩微微颤动。

等等。

山岩?

颤动?

赛罗没有抬头,他已经知道了会发生什么。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朝着大叔的方向拼命跑去同时大吼着掏出眼镜。

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他看见惊人的如同岩石一般的拳头挥向了不远处的石屋,开裂的声音炸响在赛罗耳边,那堆石头一瞬间就碎成了大大小小的碎块,褐色的土屑和白色的炊烟混合成一团冲天而起,遮天蔽日。坐在马扎上的大叔瞬间隐没在兜头砸下的石块和尘埃中,再寻不到踪迹。

赛罗突然顿在原地,像是被人摁了暂停的电影人物。他感觉一股血腥气涌了上来,从心脏,到胸膛,再到口腔,最后凝固在头顶,失重感在每一个细胞尖啸。他感觉自己的世界一片猩红,越来越浓的咸腥气味快要把他呛出泪来。

他*妈*的。

奥特眼镜爆发出经久不息的光芒,映着天边的夕阳都失了色。红蓝相间的战士出现在山谷中,雷德王挥舞着巨大的拳头嘶吼得地动山摇。

赛罗握紧的拳头微微颤抖,他感觉自己仿佛又回到了在怪兽墓场的那一天,愤怒和悲伤几乎要将他整个吞噬。

他怒吼一声纵身向前。





赛罗变回了人类的样子,有些无措的看着身边的场景。

战斗结果显而易见,他愤怒地把雷德王轰了个粉碎,可是这也丝毫改变不了已经发生的事实。

他看见土地冒出青烟,河水在不远的地方被掀出来的泥土拦腰截断,大大小小的鱼翻着肚皮漂浮上来,烤焦的植物泛着红色的光。

他顺着面目全非的河岸漫无目的地向前走,直到他感觉自己好像踩上了什么东西。

他低下头,看见已经被他踩碎了的鱼头,以及他啃了一半还未吃完就已经化成焦炭的鱼身。远处的碎砖瓦砾堆成一座小山,死气沉沉的没有半点生命的迹象。他感觉自己快要吐出来,新鲜的空气再怎么呼吸都到不了身体里。

他半蹲下盯着前方的瓦砾,他知道做任何事都已经没用了。他只是觉得阳光从未像这样刺眼过,天边浸染的都是比血还要浓稠的红。

他定定神,徒手扒开那些尖锐的石板,他本可以变成原来的样子,在几秒内完成搜寻工作,可是他没有,他就是那样固执而倔强地扒开一块又一块的石头碎屑,双手都是蒙蒙的灰色染着异样的红。

他还是把大叔从石堆里拖了出来,天色早已暗了下来,大叔的表情朦朦胧胧,辨不清晰。

他徒手挖了个坑,把大叔安放进去埋了,连带着那条惨不忍睹的鱼。

最后的最后,他直起腰,在土堆旁半跪着看了一会儿,拽拽背包转身离开。

他还有很远的路。

的确如此。

他走上弯弯曲曲的盘山公路,偶尔有几辆开着明晃晃大灯的车飞驰而过,青灰色的公路一延再延消失在他再也看不见的地方。

天空灰蒙蒙的,看不见头顶上任何一颗星。

赛罗向前走去,他不能停留,他有自己要追求,要前往的地方。他改写不了别人的命运,也终究只是他人生命里一个微不足道的过客。


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

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





赛罗走过很多地方,但他在任何地方好像都不能能快速融入,他一直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看着他们。他行走人间,看着日出日落;他扶持贫困,见证云卷云舒。

赛罗时常会碰到一些莫名其妙降临在地球的怪兽,每一个战斗结束的夜里他都会找一个无人的山坡望着满天的星星看到天亮。

他一个人在寻找大海的途中常常会感到寂寞,他时常想起那个满脸皱纹的大叔,那天的烤鱼是赛罗在地球上吃过的最好吃的东西。

他在半夜行进,有的时候会碰到坐在路边的街头艺人,他们抱着形势各异的乐器,用风格迥异的方言唱着独特的民谣。

赛罗站在一边看着他们,篝火冲天而起,几个风尘仆仆的艺人发现了赛罗正在观摩他们的表演,抑扬顿挫的乐器声响愈加激烈,几个大男人激情四射地嚎到满脸通红,在表演结束的时候拉着赛罗碰着啤酒笑的肆无忌惮。

赛罗很羡慕他们,看得出来他们不为钱财,而且是真的快乐。

有的时候在白天,赛罗也会碰到追逐打闹的小孩子,不及他肩膀高的孩子们叽叽喳喳拽着赛罗去踢球,天真烂漫的脸颊,嘴角快要咧到耳根。到底是小孩子,一点点小事就能开心得不行。

赛罗也很羡慕他们。

他几乎没有那样天真烂漫无忧无虑的时刻。





赛罗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他看过河看过江看过湖,一路上的风景人物看得多到数不胜数,就在他快要放弃的一个夜晚,他看见了海。

这一次他没有找任何人询问眼前的是否是海,因为不需要,它美丽的样子和阿斯特拉描述的一模一样。

赛罗勾起嘴角。

真的很美。

这里的海水如他梦里一般蓝。【3】

赛罗确实想在这里度过余生。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他看见深蓝色的波浪拍打海岸,黑红色的流畅线条在海中浮动。

赛罗笑了笑,毫不畏惧地抬头对上血红色的双眸。

贝利亚笑起来,他扭动着脖子,看着赛罗掏出眼镜伴随着蓝色的星光站到他面前。

水声拍打海岸的声音愈发剧烈,各种颜色的光芒切割开寂寥的夜色,银色的月光在海上碎成映射的星光。

又是一夜无声无息地逝去。

金色的光芒散射到海面的每一个角落,微小的光粒子在海面跳跃,最后与海洋融为一体,仿佛金色的星星散落在海面铺满了最壮阔美丽的景象。

星辰与大海。

真的很美。

他在这里度过余生。

---【END】---





后记

雷欧和阿斯特拉到达大海的时候是一个黄昏,海鸥鸣叫着来回盘旋,红色的落日贴在海平面上,蓝色的浪花打在太阳身上海浪轻柔的拍打着岸边,像是在唱着一首无字的歌。

“他是在这里么?”

“是。”阿斯特拉故作轻松地望着海面,眼睛里却是抑制不住的悲伤,“他找到的这片海很漂亮,他当时应该很开心。”

“……确实很漂亮。”

“是啊。”

阿斯特拉转过头,强忍着让自己的声音正常起来,他看着自己默默无言的哥哥,勾着嘴角开了口:

“因为他在这里啊。”

“温柔而包含一切的颜色。”

“热烈而欢快向前的颜色。”

“像他一样。”

【他活在最广阔的星空,死于最浩瀚的大海。】

---【真·END】---





【1】 “在现代汉语中,度、渡逐渐形成的分工是“度”的对象是时间,如度日、度假、光阴虚度;“渡”的对象是空间,如渡河、渡江、渡过难关。有一个简单的区分方法,“度”是自然而然的,非度不可的,比如你不想度周末也得度周末;而“渡”则须通过主观努力,没有船就不能渡河,不是群策群力,“难关”也是渡不过去的。”(源于百度知道)
原电影中翻译的是“渡过”,因为这里说的是时间(一生),为求严谨此处运用“度过”。
【2】 参考电影:《肖申克的救赎》安迪对瑞德说过的话:“你知道墨西哥人怎么形容太平洋的,他们说那里是没有记忆的地方,那里就是我想渡过余生的地方,一个没有记忆的温暖地方。”这里化用。
【3】 《肖申克的救赎》瑞德:“我希望太平洋的海水如我梦中那样的蓝。”



这里阿凉,新人一枚。

请多关照。

评论(29)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