ゼロ~

超敏感的小孩子哦
生长期
贴吧@凰额凉

小心有鬼(上)AU架空/拟人/OOC/欢脱吐槽

温馨提示:本文前五段由几位小天使合力完成,六段开始后才为个人产物,望周知。







Tiga觉着吧,睡了太久果然不是什么好事。看看,所以他现在,失,眠,了。


Tiga看着自己的双手,他不能一直这样躺着,他决定干点什么。但是能干点什么呢,Tiga有点纠结。地球现在很和平并不需要他去帮忙,也许,现在去游乐园玩也是不错的主意?

游乐园不开?那不是问题,反而半夜的话没别人可以玩个痛快。话又说回来,自己似乎......对游乐园莫名感兴趣呢。Tiga吸了口气,翻身下床顺便将被褥的褶皱抹平。不知道游乐园会碰到什么有趣的事呢,他这么想着,轻轻巧巧带上了门。

Tiga出门约摸十分钟之后,一道黑影悄无声息的从房子里溜了出来跟在了他的身后,当然,Tiga并不知情。
而这道黑影也自以为自己的隐蔽措施做的十分到位。Tiga似乎毫无戒心,他在下一个路口转了弯,而那道黑影也鬼鬼祟祟跟了上去。

黑影转过拐角,却发现......他要跟踪的对象,竟然消失了?!“在我面前玩阴影潜行,你是太看得起自己呢还是太看不起我呢?”一贯温柔的声线,听起来却清清冷冷的。

“哇!大!大哥!”对方一脸不可思议,惊讶的样子像是见了Zagi一般,“我用了隐形符了啊......哇这样都能知道身后有人......”

Tiga有些好笑有些无奈:“哪有你这样的把符咒贴在衣服上,不贴在脑门上不就没有用了吗。”他又瞄了一眼只有一个脑袋浮在空中的Dyna,努力地没有让自己笑出来。

Dyna还在一旁戳着手指神神叨叨地嘀咕这不可能啊粘在衣服上也没关系的吧blablabla......Tiga听着Dyna仿佛下咒一般的语速,终于是有些头疼地开口打断了他:“你鬼鬼祟祟跟着我,有什么事么?”

“哇噻!大哥!我才要问啊!”Dyna深吸一口气终于结束念经,翻翻白眼伸手将符纸取下,星星点点的光芒从手中消散,Dyna挑挑眉头,“大哥你怎么大半夜不睡觉跑出来啊......”Dyna探头看看对面Tiga的目的地,表情突然变得惊悚起来,“大哥......这种时候......你不会要去游乐园吧......”

“怎么了?”Tiga看看他,“你的表情......很恐怖。”

“最近那块怨气很大的,天天闹鬼啊大哥,虽然咱们可以制住鬼,但是已经有三个降灵师受伤了。”Dyna摊摊手,“那三个降灵师伤得挺重,对方来头不小啊。回去吧大哥,要是碰上恶鬼就麻烦了。”

有什么东西在两人身后悄然逼近。

Tiga看看自己的弟弟,点了点头:“那就回去......”

修长的手指在暗中掏摸。

“......吧”

电光石火之间,Tiga已经转身甩出一道符咒,速度快到令人咂舌。一旁的Dyna吓了一跳,差点扛起自家大哥就跑:“大……大……大大大……大哥?”

Tiga神色淡淡,双指之中夹着明黄色的符纸,指尖距那个乳白色半透明的家伙不到一寸。

“呃……嗨Tiga,”Zero有些手足无措---仅仅是手足无措而已,他并没有被眼前的景象吓到。顶着两位阴阳师惊讶的目光,英明神武的大神使Zero张了张嘴憋了半天才憋出来一句话:“晚......晚上好。”

“Zero?”Tiga很是惊讶,他边低下头将符纸收回口袋边上下打量着漂浮在空中穿着宽大衣袍浑身上下几近透明的Zero,“你怎么......”

“你怎么这幅样子?!”

Dyna抢在Tiga之前问出来,他的表情要多惊悚有多惊悚,且不说神使一组极少在人间界面活动,就眼前的人来看,Zero可是大神使啊!他这个漂浮在空中浑身透明的诡异样子简直就像是......就像是......

“呃......”Zero摸了摸并不存在的鼻尖,他无奈地打开双手在原地转了一圈,“本少爷不小心变成鬼了。”

不小心?!Dyna差一点就想给自己甩出一道辟祸消灾除病祈福的护身符:“这是不小心的事么?!”

Zero绕着Dyna的脑袋转了一圈,脚下的魂魄战战兢兢一抖三抖:“本少这不是听说阳界最近不太平,特地从神界跑下来帮你们了么!”Zero说得一脸理直气壮,Dyna听得一愣一愣的,“要不是在游乐园里不,小,心,踩上了一道远古恶灵符,容貌强行幻化成了鬼,这游乐园里的什么恶鬼邪鬼怨鬼厉鬼,早就被我收了!那我还至于跑到这来找你们么?!”

是是是,你是大神使你说什么都对。Dyna一脸黑线地看着已经转过身在Tiga面前上上下下左右晃着报告情况的Zero,不知为何感觉有些不爽。

NOA知道他费了多大劲才控制住自己:不要甩出一道符直接贴在假鬼真神的Zero脑门子上。







“真的没有关系吗?”Tiga有些担忧地戳了戳浑身Q弹仿佛团子一般的Zero,“从神使的身躯强行幻化成鬼……”

“没关系的,”Zero拽了拽自己身上的袍子满不在乎,“只是活动不太方便而已,神格并没有崩坏或毁灭。”

Zero知道Tiga在担心什么---从神变为鬼的最为快捷的方法,就是变成恶鬼。

神格毁灭,神魂俱灭便会变为恶鬼,生生世世寻找超生之路。当然,除非有鬼为了夺回神格不怕死地去挑战神使,那一番恶战之后可就是一弩贯穿形魂俱灭的事了。

Belial就是变成恶鬼的最好例子,说的高级一点简直就是阴界教科书一般的典范。他的故事就算是驻守阴阳交界寡言少语的普通小鬼都能像说书倒豆子一样噼里啪啦有头有脑有理有据地说上一大堆:Belial在当天神使时不满足于自己的力量,不怕死地触犯了最高天条,被毁去神格逐出神界,最终在阴界成为恶鬼---这可以算得上是最严厉残酷的惩罚了。至于Belial被雷布朗多看上并附身从而进化成了战斗力最高的恶鬼---这都是后话了。

这位具有传奇历史被三界传得神乎其神的恶鬼Belial,他偏偏对驱出神界的事执念太深,立下毒誓之后Belial倒霉不已好死不死地在犯上作乱时对上了已经是大神使未来还有无限可能性的Zero,具有坚定意念的Belial让Zero毁灭了三次鬼形还誓不罢休,硬生生从地狱撒旦路西法手里爬出来满格升级当上了怨鬼,而这一系列的倒霉经历又直接导致了Belial五内郁结,心火难消,一口气没倒腾上来硬是生生把自己憋成了厉鬼。

三重身份并存,这在阴界史无前例的重磅身份更是给传说中神龙见首不见尾的Belial增添了一抹神秘色彩,加之Belial与神界几位以Zero为首的大神使天神使之间的爱恨情仇---哇那他Zagi的太有想象空间和画面感了。

现在,Zero看了看自己的爪子。神格被他控制得好好的,自主意识也很清晰---NOA知道他踩上的是什么烂七八糟的符咒,Zero可没兴趣变成恶鬼下去陪那个老不死的。至于这一系列乌龙事件的罪魁祸首Belial---再一次被Zero打败之后他在阴界消失了很久,鬼都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Tiga在确定Zero没事后松了口气。修长的手指在空中点点画画,金红色的符咒显现又消失,Zero拽着自己的袍子盯着Tiga的手目不转睛。哦这双手真他NOA的好看,Zero愤愤地拉着袖口,一松一紧地捏着有弹性的袖子想象握住那双手时的触感。刚刚居然没发现……这真是造孽啊,NOA。

“没事了。”Tiga转过头看着Zero,眼角眉梢都是温柔的笑意,“为了以防万一设了结界,接下来Zero只要钻在我的口袋里不要出来就好啦。”

哦这张脸真他NOA的好看。

Zero感觉四周好像有点热。

“Zero?……”

哇这笑容也看起来好顺眼啊,哇塞Tiga是在叫我的名字吗……

“Zero?Zero!”

“啊?”Zero猛地回过神来,他看到Tiga一脸焦急的样子,“啊……呃……抱歉,没事。”

……这真是造孽啊,NOA。

Zero看见Tiga又松了口气。Tiga刚刚准保以为他神格分裂了,这真是造孽啊,NOA。

不知道在今天呼唤了多少遍NOA的Zero小朋友全然没有注意到身后Dyna满脸黑线的表情以及无比幽怨的眼神。

“那就好。”Tiga摸摸脸颊拽过Dyna,转过头冲着自己的弟弟皱皱眉头:“你跟着我小心着点。”

这他NOA的是什么天差地别的态度!

Zero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恶狠狠盯着自己的那个和Tiga看起来很像的阴阳师,这孩子怎么那么激动啊。Zero没有多想,绕了两圈钻进了Tiga的胸前的口袋里,他感到那谁,那谁,哦对Dyna。Zero感到Dyna看向他的目光愈发炽热了---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

Dyna再次摁住自己按耐不住想要去掏符纸的手,他深吸一口气恶狠狠地看向得了便宜卖乖的Zero:“现在怎么办?!冲进游乐场捉鬼吗?!”

“怎么办?“Zero从口袋里探出脑袋来,他给了Dyna一个意味不明的眼神,“都到了游乐场了,当然是,”

“好好玩玩啊。”







进入游乐场的Zero如鱼得水,他浑身上下的精神头仿佛全都被激发了出来,活力十足的Zero一蹬腿就从Tiga的口袋里呈炮弹抛物线发射了出去,最后直勾勾地落在了售卖冰淇淋的车前,指着宣传图片上的哈根达斯眼睛射出诡异的光:“Tiga我要吃这个!”

“好好好。“Tiga的语气仿佛是在哄不懂事的小孩子,眼神温柔到仿佛能一把掐出水来,“现在就吃。”

Dyna差点一口口水呛死自己:“woc……”

Tiga恍若未闻,抽出一张符纸,紧接着又不知道从那里拿出朱笔仔仔细细地在上面写起符咒来。Zero的目光一直追随着Tiga的动作,直到Tiga把符纸贴上冰淇淋机,奶白色的冰淇淋从出口里一团一团地冒出来,Zero才突然惊醒似的从袍子里掏出笔看似潦草地在自己的头顶上胡乱地画了两杠子,紧接着下一秒他就扔下笔跳进了Tiga递过来的冰淇淋堆里,整只鬼扎在冰淇淋里开始大快朵颐。

Dyna有些疑惑:“他刚刚在干嘛?”

Tiga凉凉地掀起眼皮:“鬼术,给自己变张嘴。”

……

浑身沾满奶油和葡萄干的Zero抱着怀里比他还大的冰淇淋一脸满足:“Tiga我们继续走吧!”

“好。”Tiga笑起来,他跟着Zero走出两步之后倒退回身,指尖一掂将机器上的符纸取走,当然Tiga并没有忘记将钱放在收银台上。没有了符纸的冰淇淋机瞬间停止工作,一截子将吐未吐的奶油吊在半空,抻着脖子去捞冰淇淋的Dyna一头栽进了收银台里。

“Dyna快一点---”Tiga的声音从很远的地方飘过来,中间还夹杂着Zero欢快的叫喊:“Tiga我要吃那个!”

“好好好。”

顶着一头冰淇淋的Dyna散发着黑色的气场站起身来,他探出头看着远处的Tiga和Zero呵呵冷笑。

“玩得真开心啊。”

“一点危机意识都没有。”

Dyna一边嘀咕一边画着符纸,眼神还在飘忽着往Tiga身上瞟:“自力更生,艰苦奋斗……”

密密麻麻满是不明文字的符纸被某人大力拍上机器,Dyna靠着柜台一脸不满:“连亲弟弟都不管了!等到Gaia和Agul回来我一定要好好申诉……”

沉默。

“咦?” 某个一直不停碎碎念的阴阳师刚刚发现不对劲,“怎么不动啊这机器?”说着Dyna就伸手去拍。

轰的一声震撼心灵惊天动地的巨响,某个被贴了错误符纸还被大力拍打的冰淇淋机终于不堪重负,寿终正寝。

已经在游乐场小范围绕过一圈的Tiga带着满载而归的Zero再次从身后的路绕了出来。Tiga一脸波澜不惊地从收银台把Dyna拉了起来,轻飘飘留下一句话之后带着Zero继续转身就走。

“记得付钱赔偿。”







今天一定诸事不宜。

Dyna有点颓废地舔着好不容易到手的冰淇淋。怎么就没在出门前画个符算一卦呢。

然后Dyna就看着Tiga一脸担心地把Zero拽了回来:“Zero你不要乱跑啊丢了怎么办?”

“现在没有人啊?”Zero又抓了一把爆米花,“我都多大了怎么可能走丢。”

Tiga摇着头叹着气:“拿你没办法。”

然后Dyna就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大哥,从Zero身上抽出一缕魂丝系在了自己的小指上。

!!!

Dyna觉得自己要杀人,啊不,杀神,也不对呃,杀鬼了。

他最可亲可敬的大哥,对着Zero这个披着羊皮的狼那么温柔也就算了!他们现在居然……居然!

Dyna一脸愤恨地跟在两人身后舔着草莓味的冰淇淋,两眼死死地盯着Tiga小指上的那缕魂丝---大哥真的知道在小指上牵线是什么意思吗。

幸亏魂丝不是红色的,否则Dyna只怕是要就地开法阵了。

兄控真可怕啊。







到了游乐场了么,不光要吃,玩才是王道。

Zero坐上座位看着Tiga走到过山车的主控制室贴了一张符咒,紧接着吱吱嘎嘎的声音伴随着清脆的女声响起:“各位游客,请将手机,眼镜,手表,帽子,钱包等贵重物品放在储物柜。安全坐好后,脊背紧贴后方,伸手将上方的安全带拉下并在双腿间卡死……”

“好了吗?“Zero扣紧安全带后侧头看看坐在身后的Dyna,对方的脸色不知为何黑的彻底,“我没有腿啊会不会被甩出去?”

“应该不会。”Tiga两三步走到Zero 身边拉下安全带坐好,“Zero只要握紧安全带就好啦。”

“……”Dyna全程保持了沉默。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啊……”Zero 一边碎碎念一边从自己身上抽出一根魂丝在安全带上捆死。

事实证明Zero的感觉是非常正确的。

在十分缓慢的爬升热身之后,过山车就仿佛吃错了药一般开始疯狂地上下左右大翻滚,尺度之大足以把没有安全保障的还是鬼魂状态的Zero甩出去。

于是Tiga一脸懵逼地看着尖叫的Zero在远处的天空亮成了一颗璀璨的星,系在安全带上的不过只剩下颤颤巍巍如同蜘蛛网一般细的一根魂丝而已。

身后的二弟一脸兴奋地嗷嗷叫唤,看他的样子恨不得把车掀掉独自飞上天空。

Tiga坐在座位上看着天地颠倒翻滚跳跃的景色波澜不惊,他全程都在担心被甩出去的Zero,万一Zero直接被甩回了神界怎么办。

直到整个疯狂的翻转过程结束,过山车回到原本出发的位置开始喷气,Tiga才看到脸色苍白的Zero飞了过来倒在座位上。

吓死鬼了。

紧接着三人又去体验了海盗船跳楼机等等一系列惊悚活动,偌大的游乐园让他们跑了个遍。Tiga全程波澜不惊地担心被甩出去的Zero;Zero每次都尖叫着被甩向高空;Dyna从头到尾兴奋不已像是要拆台的小孩子。

等到奇妙三人组玩遍了游乐场所有设施项目的时候Zero早已虚脱,本来就白的魂魄现在看起来透明到快要消失。

“ 咱们到底是来干嘛的啊……不是要抓鬼吗……”Zero摊在地上喃喃自语,生无可恋的样子像是死了两万年的孤魂野鬼。

“咦不是你说到了游乐园要好好玩的吗!”Dyna看起来愈发活力四射,“玩的多爽啊捉什么鬼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咦不对啊你不就是鬼吗?哇塞不用捉鬼了哈哈哈哈玩个痛快!”

Tiga无奈地看着明显已经抽筋的Dyna:“你淡定一点……”

Zero有气无力地翻着白眼:“我要变回原来的样子。”

Tiga把软软绵绵的一滩Zero收进口袋里:“那就去找最容易出现鬼的地方抓住始作俑者……”

Dyna好不容易被Tiga的话转移了注意力,他的眼睛噌地亮了起来:“哇说起这样的地方那不就是……”

两兄弟相视一笑,异口同声:

“鬼屋!”







巨大的骷髅以诡异的角度在地表张大下颚,空洞洞的眼眶森然瘆人,整个屋子仿佛都在散发着死亡的气息,以嘴作门的鬼屋深处,黑漆漆一眼望不到底。

“哇……”Dyna站在鬼屋门前探头探脑,继而缩缩脖子一脸惊恐,“感觉有点麻烦啊……”

Tiga两指一甩夹出一张符咒,熊熊的火焰一霎间散开又汇聚,两指间跳动的火苗照亮了鬼屋门口的景象。

摇摇欲坠的朽木爬满青苔和小虫,脱落的墙皮一片片铺满前进的路。朱红色的墙砖和着装饰品的铁锈暴露在空气中,红色的液体在唯一完整的墙壁上画出诡异的字符。森森寒气夹着令人作呕的气味一阵又一阵地迎面扑来。

Dyna笑起来:“这哪像用来玩的鬼屋啊,分明是来真的了好吗。”

Zero从口袋里探出头来,一股子又一股子的蒸汽从他头顶上冒出来,面容竟然隐隐可以看出大神使时银发金眸的模样:“我感觉……应该就是这里了。”

Tiga低头看看Zero,伸手把他戳进口袋里,眼中精光一闪而过:“那就走吧。”

单手一划布上结界防止鬼气沾身,Dyna笑得坦荡,眼神却了无笑意隐隐透着认真:

“该干活了。”






寒气自地面腾升而起,鬼屋内部随处可见断掉的肢体。叩叩叩的敲击声从木质的地板或墙面有节奏地传出,踩碎脚下墙皮的声音格外清晰。两人一鬼无声无息地往深处行进,Tiga手中的火焰飘飘忽忽摇摆不定。

Zero从Tiga的口袋里露出一双眼睛,自打进入鬼屋后他就变得格外安静。大神使的形象特征逐渐在身上变得清晰,这种半神不鬼的状态使得Zero浑身火灼一般难受,几乎没了说话的力气。

四周的空气突然凝聚,一阵阴风扑面而来。周身的一切声窸窣声响都仿佛在刹那间被撤去,安静的气氛诡异得仿佛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Zero突然开了口,声音小小的,急促却不失冷静:

“停。”

Tiga和Dyna在听见Zero出声的一刹就止住了步子,整齐划一得仿佛上了发条的机器。静谧三秒之后,黑色巨影嘶吼着如同山峦一般依次绝地而起。

就仿佛是Zero当年在墓场所遇的情景。

混沌的黑暗被白刃劈开,万千道影子吸附奔逃重组成为魑魅魍魉的黑色剪影。鬼屋中妖异的红绿色鬼火照亮所有的事物,各种狞笑哭泣哀嚎尖叫愈演愈烈地渐次响起,仿佛哀悼入冢的悲鸣曲。

Dyna深吸一口气:“怎么这么多?”

Zero喘了两口气,说起话来断断续续辨不清晰:“进来前没有……符……符纸……深度触发……触发……阵……”

Dyna已经冲在前面,一打响指一抹一拍迅速干掉几个没有战斗力的邪鬼,各种叫声在他身旁此起彼伏。一脚踹开身边的影子,Dyna提高了嗓门大叫:“你说什么我听不清!”

Tiga抽出朱笔,三步两步移形换影啪啪啪地在几只鬼的脑门上点了一堆红印。随手一甩将Dyna身后的千年老尸钉在墙壁,Tiga轻描淡写一把拽过Dyna:“Zero说进鬼屋前没有发现符纸,也就是说咱们走到鬼屋的一定深度触发了原本在这里的法阵。”单手一搓亮出一沓符纸,Tiga提着Dyna的领子接连后撤三步。

接连冒出的鬼影仿佛从地里长出,黑压压的一大片一眼望不到头。Dyna哈地笑一声:“这样啊,那还真是麻烦。”两步冲到Tiga面前,Dyna随手一抹开出一道屏障,两根朱笔刷地亮出来,左右开弓行云流水,甩开膀子就地开法阵。

Tiga深吸一口气站在Dyna身后,嘴唇快速煽动,法阵咒语一串串快速地从口中飞出。Tiga双目微阖,表情平静地仿佛听不到前方的腥风血雨。

Dyna的汗不断从额头滴落,身下的土地一片片晕染开来,身前的鬼怪不断击打着屏障,蓝色的法咒屏障一点点剥落消失。Dyna心急如焚却无计可施,只能仔细小心地不断完善庞大复杂的法阵。一步错步步错,如果不能成功,他们今天怕是就要栽在这了。

Tiga语速愈发迅速,尽管他的工作看上去比Dyna轻松,但是两人此刻体力大量透支的情况谁也比谁好不了多少。

Zero的情况依旧不容乐观,Tiga几乎快要感知不到他的存在。

蓝色的法阵几近透明,Dyna几乎可以听到耳膜接收嘶吼时颤动的声音。他的余光甚至撇到一个爬行的邪鬼在屏障前挥舞着一颗人头拉扯出红腥的血液和粘稠的液体。

Dyna感到阵阵恶寒,但他已经没有精力可以分散出去了。

就差一点了。

就差一点了!

轰的一声屏障赫然破碎,大大小小重重叠叠的鬼哗地摊了满地,扬起的灰尘和血滴荡到Dyna手边。

快!

兴奋的嚎鸣四起,有已经爬起身的厉鬼冲着Dyna伸出了手,干瘪的手指如同鸡爪一般,长长的指甲闪着青光。

Tiga依旧双目紧闭,咒语还剩至关重要的结尾。


青色的指甲眼看就要伸到依旧低着头写法阵的Dyna的脖颈上。

“破。”

眼前的厉鬼瞬间化为飞灰,不甘的哀嚎响彻在Dyna耳边,可他已经无暇顾忌。最后画下一撇,法阵完成。

与此同时,Tiga睁开眼睛,咒语宣读完毕。

他动了。

法阵咒语全部finish,Tiga面对着迎面扑来的高大鬼魂毫无惧色,满脸都是疲倦却又温柔的笑意。伸手拽过Dyna护在身后,一沓符纸尽数洒在法阵之中,紧接着橘色光芒自法阵亮起,妖异鬼火被驱散赶尽。所有的鬼魂哀嚎着瞬间消失,走道里一下变得宽阔无比,只有沙沙拉拉落下的灰尘提醒他们不是梦境。

Dyna扒着Tiga的肩头喘着粗气:“我的NOA吓死我了……”


Zero突然出声:“八点钟方向。”

Tiga头也不回,朱笔一晃出现在手中打了个花,反手一戳身后偷袭的邪鬼碎了个彻底。

Dyna探头一脸幸灾乐祸:“哇哦~”

Zero缩回口袋,四处乱瞟的眼神正好和回过头的Dyna撞了正着。

Dyna冲着Zero竖起大拇指,两颗虎牙暴露在外:“干的漂亮!刚才谢啦!”

在Tiga疑惑的目光里,Zero看着Dyna的拇指笑起来:

“不用谢,举手之劳。”

“合作愉快。”




【1】“破”是Zero说的,因为Tiga当时在念咒无暇顾及(念咒需集中精力),所以Zero调动全部体力帮Dyna灭了那只厉鬼。在最后,Tiga不知道他们俩对话的意思,因为他不知道;Dyna会感谢Zero,因为他知道是Zero救了他。

评论(5)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