ゼロ~

超敏感的小孩子哦
生长期
贴吧@凰额凉

小心有鬼(下)

大眼的娃娃无头的女尸,腐烂的断肢和着鲜血和皮肉散落在四周。Dyna作为打前阵的人员,每每推开一扇门或是转过一道弯都会被措不及防出现的各种新奇东西惊得一跳,他好几次都差点将符纸甩在逼真的道具上面。
“作为一个超级逼真还被鬼作为了阳间大本营的鬼屋,我回去一定给零分差评!”Dyna扶着墙盯着眼前的层层蜘蛛网惊魂未定,刚才赫然出现在眼前比Zero还大的蜘蛛差点把他吓出心脏病。
“看起来……还是有点可爱的……”
---By审美观严重扭曲的某位大神使。
Zero的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Dyna猛地回身瞪着他,如狼似虎的目光看起来像是要吃鬼。
“呃……果然还是很可恶的哈。”
Tiga没有来得及理会两人的暗中PK。细长的手指在潮湿的岩壁上摸索,暗绿的青苔滋生在最阴暗的角落。Tiga眼瞳一暗突然出声:“往回走吧。”
“欸?”刚刚还一脸凶神恶煞的Dyna转过头一脸懵逼。
“已经走出去了。“Tiga指了指脚下的岩石,“大概有五分钟没有见过鬼屋的装饰品了。如果一分钟走70米左右的话,现在我们已经超出游乐场的范围了。而且前面都是凹凸不平的石岩,法阵设在那里是不合理的。”
“确实。”Zero从口袋里钻出来晃晃悠悠地往前飘了一段,他的脸色已经恢复正常,身上也看不出任何大神使的特征,“我已经感受不到法阵的影响了。要么错过了要么挪地了,反正应该不会在前面。”
Dyna的脸看起来比Zagi还要黑上一个色度,他狠狠瞪着Zero:“悉!听!尊!便!”






回来的路上畅通无阻,恢复了体力的Zero抬头挺胸鼻孔示人,无比淡定高傲地匀速向前飘,整只鬼就像自动清理机一样一路扫荡,形形色色的小鬼在隔着八丈远的距离距离就轰的一下散成灰纷纷扬扬飘落。
Dyna全程黑线。
为什么回来的时候这些小鬼一点战斗力都没有?!
看着Zero装了一路的逼,Dyna觉得无比心累。
从鬼屋出来的那一刹他觉得自己宛若新生。
可算是出来了。
Tiga从鬼屋踏出后就快走几步赶在前方上下左右东南西北打量了遍,确定没事之后Tiga才松了口气,对着身后的Zero语气轻快:
“Zero,看来今天没有什么收获……没关系一定可以变回去的!快天亮了,我们先回家吧!”
橘红色的月光洒下来,朦胧的夜色愈发浓重,渐渐弥漫开来的霜雾带着寒气。
没有人回答他。
甚至连Dyna都没有说话。
Tiga突然觉得有点冷,他盯着眼前的月光愣在原地。
霜太重了吗?
霜?
月光。橘红色的啊。
月光。
已经要天亮了不是吗?
他定定神,抬眼时眼瞳里已经满是了然坚定的神色。朱笔出现在手中,Tiga两指一绕笔在手中晃悠两圈,他深吸一口气,缓慢坚定地回过头去。
Tiga看到了已经和Zero Dyna对峙上的Belial。形形色色抖擞发光的流萤鬼火在Belial身边晃悠,对方半裂着嘴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黑红的疤痕在不甚稳定的魂魄上格外显眼。
天上的一轮血月愈发明亮,明明灭灭地散发着骇人而诡异的光。






Zero觉得自己浑身都在抖。
他看见了Belial魂魄下古老而繁复的法阵,以及漂浮在自己头上的那道远古恶灵符,他听见Tiga呼喊自己的名字,但他却做不出任何反应。
一旦二次遇到所中的符咒,无论是什么术式,被施咒人都不得动弹,不能说话---除非能解开术式或符咒法力自行消失。
他只能看着。
“很久不见了啊,小鬼。”Belial调笑的语气像是在和老朋友说话,他看着动弹不得的Zero,“鬼屋的见面礼---你满意吗?!”
“Belial!”Dyna大喝一声,目力可见的腾腾蒸汽从憋得通红的脸颊上飘散出来,“你个老*魂*淡!”
Belial像是通过这一声大喝刚刚发现两兄弟的存在。脸上面对着Zero张扬放肆的笑意还未褪去,他绷着笑僵硬地转过身来,赤红的眸子杀意一闪而过。
“哼,墓场的小鬼啊。”Belial在看清Dyna的样子后笑得愈发厉害,脸上的伤疤对着Dyna说话时一点一点扭成诡异的弧度,“你来给我们的大神使陪葬的吗---哦呀哦呀,你旁边还有人啊……啧啧啧这腰真细……”回头盯着差被他的话点气断气儿的Zero,Belial目光一闪收回笑意猛地甩出一道符:
“一个一个都他Zagi的来找死吗?!”
一直都没说话的Tiga目光一凛,甩手一抖一道黄光和射来的鬼符直面相撞。
环绕着绸形古字符的两团光芒瞬间融汇交合,震颤的嗡鸣后随之而来的巨响撼人心魄,一道贯裂地表的漫长裂纹七扭八歪从正中剖开沥青横贯东西,卷起的小型飓风将施术的双方都刮推两尺。
Belial收回挡在眼前的袖袍冷哼一声:“还算有点本事。”
Dyna被他目中无人的态度气到半死:“少来这拽!你看我今天怎么收了你!”
Dyna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黄色符纸---这符纸看上去很长,长到似乎永远都用不完。
Zero盯着看起来十分严肃的Dyna---这小子还是有可靠之时的,Zero如是想到。
身旁的Dyna一脸大义凛然旁若无人地盯着Belial,两只手一刻不停地交换倒腾,符纸在Dyna的手上堆成一层层的褶,如同文件一般的符纸几乎快要把他的脸掩埋在明黄色的海洋里---这着实有些滑稽可笑。那看起来如同一卷卫生纸的符纸到底还是让Dyna失去了耐心,他大吼一声拉着符纸狠狠一拽,高高扬起的纸面差点打到对面的Belial脸上。
Zero:“……”
Belial:“……”
Tiga:“……”






大哥你是来搞笑的吗。
Zero默念着法咒无比心累。
真的是,Dyna要是有Tiga一半的精明就好了。
Zero看见猩红的眸子正在瞄着他。Belial知道Zero正在费力破解这个复杂得不像样的远古符咒,而Zero原本也没打算瞒他。知道了又能怎样,不过是拖延时间的小把戏而已。
Belial似乎看出了Zero的心思。宽大袖袍下的爪子一伸一抓,Belial冷笑起来:
“不要小看我,Zero。”
滚烫冒着气泡的岩浆以裂痕为界翻腾涌起,大量的白色蒸汽飘忽着股股腾空。机关启动的声音由远及近渐次炸响,各种游乐设施开始运转。天上的红色满月逐渐变得残缺不全,所有的云旋转交汇聚集在天空正上方的漩涡中,四起的啸声嚎鸣像是谁在叫嚣。
Belial回身冷冷地盯着法阵亮起的光芒,蔑视一切的样子像极了高高在上的帝王。
“我能做到的,你连想都想不到。”






滚烫的岩浆漫过裂缝,愈来愈多的红色液体开始上涨,似乎有涌到两位阴阳师眼前的架势。
Tiga有些费力地抽出手,明黄色的纸符打着转从Tiga的手掌中飘落,转瞬间隐没在高温的火红液体之中。紧接着碧绿的火焰以纸条着陆点为中心呈直线一字烧开,碧绿的光芒映亮两人汗珠密布的脸。
带着火星的灰烬飘洒在空气中。
岩浆停止了涌动,冲天的光芒渐渐黯淡,如同烧尽的木柴炭火。
不远处的跳楼机开始运作,忽上忽下的样子让人心惊胆战。紧接着当当的金属敲击声在远处炸响,声音之大媲美建筑工地。过山车以蔑视地心引力的速度疯狂行驶,海盗船360度大旋转的样子像极了切割机或打蛋器。
Belial盯着眼前绿色的火焰冷哼一声,无数魑魅魍魉顶着岩浆从地面的裂缝中破壳而出,如同坟包的身躯上沾满了如同巧克力酱一般的红色液体。
Dyna瞪着眼前酷似Zero的巨大邪鬼想要抽出朱笔,却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或许使不上劲才是正确的说法。
将阴阳师的行动封存……
拭师禁术吗……
Dyna看着仍在原地按兵不动的Belial心存惊异。
真他NOA的是个疯子。





Belial不去看两位阴阳师,不去看身边聚拢起来的Lops,不去看身后静止不动的岩浆上顽强不灭的碧绿火焰,他甚至没有分神去看身旁的Zero。
狂风荡着袖袍猎猎作响,Belial转过身,梗着脖子瞪着月亮双手结印,魂魄下的法阵冒出青烟,各种设施运转得愈加疯狂,鬼屋深处的干尸鬼魄一点点挪出到没有月光的地域。
Belial缓慢地审视眼前的景象,人间炼狱莫不为过。
“我要你看着,Zero。”Belial偏过头,魂魄颜色时暗时明,“那些老家伙不会跑来给你救场的。我要你看着,我是怎么统治整个神界的。”
“你他NOA……”Zero拼死拼活地从牙缝里挤出来半句话,金黄的眼瞳斥着血丝,魂魄缠着青色的火焰在脚下燃烧,头顶红色的字符不断闪烁。
“呵,看着吧。“Belial回首盯着月食,头也不回单手一挥,大量的Lops向着努力维持岩浆固定的两人涌去。
“太阴遁形之时,即为三界堙灭之日。”






这是哪?
Tiga有些茫然。
他记得刚刚Belial发动了二重术式,大量的邪鬼向他和Dyna的所在地一层层叠加上来。两人被困术式体力大量流失动弹不得,还要用先前的青焰勉强压制住上涌的岩浆。Tiga本来打算拼了命也要先把Dyna和Zero送出去的。但从那只邪鬼探手伸向他的时候Tiga就失去了意识。
再次醒来后发现身边是一片混沌至深的黑暗,他感受不到任何东西的存在。
幻觉?
Tiga看看自己的手,没有符纸,没有拭师术,没有Belial,没有Dyna,也没有……Zero。
今晚的一切都只是梦吗……
大脑皮层传达出一下下针扎似的疼痛,Tiga有些烦躁,他揪着胸口皱着眉头跌跌撞撞往前走。
空气中传来若有若无的香气。
Tiga抬起头不知所措地四处打量。
哪来的香气?
很熟悉啊。
等等……
Tiga的脸瞬间惨白。
Gijela。
他颤抖着身子勉强抬头,看见浓雾中逐渐清晰的三个人影。
Camilla,Durham,Hitlera。
不可能的。
曾经的禁术师挺直了脊背,尽管恐惧和绝望快要将他吞噬。
Tiga不得不面对自己曾经最恐惧的那些记忆。
尽管他不断提醒自己这一切都是假的,都是不可能的,但眼前的景象仍然真实得可怕,被深深攥入掌心的朱笔快要被他薅断,粗砺的猪鬣硌得Tiga连连皱眉。
“My Friend……”
“Tiga……”
“大哥!”
“Tiga我要吃那个!”
“找死吗?!”
一幕幕如幻似真的场景在眼前闪现,Tiga早已分不清哪里是梦境哪里是现实,耳旁循环往复的声音让他觉得自己快要炸裂。看到希望,然后再次绝望;有时死去,却又再度活过来。
空的一声万籁俱寂。
Tiga用力大口呼吸,他看着脚下的地面,瞳孔逐渐失焦。
他想家了。
可是他回不去了。







很久之后Tiga描述他当时所见的场景是这样的:
“当时?啊……我当时以为我就此完蛋了。”
“Dyna你别笑哇,就是那样的。”
“然后我感觉Camilla他们在将我往下拽,拽向无尽的黑暗。”
“哦Camilla?她是个还不错的女孩……咦等等Zero你那是什么表情?”
“我已经闭上眼睛了……想着能死了最好吧,死不了了就自杀。”
“然后我感觉眼前出现了光。”
“我睁开眼睛看着那道莫名其妙出现在这里的光,那里面走出来一个人,感觉自带玛丽亚光环似的浑身铺满闪亮的星星。”
“是个特别可爱的男孩子啊,笑起来可以驱赶一切阴霾,两颗小虎牙亮亮地露在外面。”
“我看着他,他对我笑得特别灿烂,他说Tiga,”
“我来接你回家。”
听到这里,Dyna的眼神迅速瞄到在一旁脸憋得通红心底里偷偷乐的某个大神使。
Zero看到Dyna正在瞪他,于是Zero干咳了两声一把搂过了Tiga以护犊子的姿态毫不犹豫地回瞪回去:
“看什么看,那当然就是我!那么炫酷的出场除了我还有别人吗?!”







是了,那确实是Zero。
邪鬼释放了幻境让Tiga Dyna两人陷入混沌,本来已经是板上钉钉的扭转不得局面了。但是在月食完成之前,千钧一发之际,Zero还是解开了那个远古恶灵符,并将两位阴阳师的神识恢复清明。
Tiga再度恢复意识的时候发现大汗淋漓的自己被Dyna勉强支撑,已经站到眼前银发及地的少年宛若神祇。
天神,Ultraman zero – shining。
Zero缓缓抬头,对面的belial被层层Lops所簇拥。Zero白色的睫毛扫过空中,深不见底的金色眼眸爆发出无尽的光芒,他张开手臂,巨大的白色羽翼在背后展开,空灵的声音仿佛神谕:
“吾将秉承神之意愿”
洁白修长的手臂缓缓抬起,星点光芒在指尖汇聚。
“魑魅魍魉”
食指指向对面的Belial。
“尽除之。”
手指猛然发力在空中狠狠一捏,金色双眸光芒暴涨,对面的Lops全部哀鸣着化作灰烬。情势瞬间翻盘,迎面刮来的狂风将Dyna Tiga刮得倒退几步,眼前的岩浆固化成灰白色的粉末,对面的Belial迎着风往前飘了几下,魂魄却在不断崩离重组,几近崩溃的精神力让Belial瘫倒在地颓废地低吼出声。
就这么结束了啊。
Zero伸展手臂甩开袖袍,慢步走到不成样子的Belial面前低头看着他快要散落的魂魄,脸上的表情不知喜怒。
“Z……Zero……”Belial挣扎着想要起身,“我会……会来向你复仇……至死方休……”
Zero的表情似有松动:“那是你的事情,与我无关。”
失去了法阵的阻碍,几位天神使自天而降,Jack走到Dyna身旁扶起虚弱的Tiga,手指隔空在Tiga的脑门上画出字符。
Seven走到Zero身后轻拍他的肩膀,Zero吸了口气,双眼微眯,薄唇轻启:
“破。”
Belial化作轻灰飘散在风中,没有发出哀嚎,甚至没有任何声音地消逝在了原地。
几位天神使默默站在原地,Zero听到Zoffy若有若无的叹息。
回身看着Tiga,Zero愣怔了半晌。全场安静得尴尬。
终是Dyna开了口:“拭师禁术,真的是很不要命的方法呢……以自己的魂魄为代价……”
Zero没有开口,Jack接过了话头:“是的,Belial一向如此。你们都很棒,今天辛苦了。”
“没有什么辛苦的。”
如此之后又是沉默,连Dyna都噤了声,所有人都在默默注视着Tiga和Zero。
最后,Zero瞟着地面开了口:
“我真的,很开心。”
“谢谢你,”
“Tiga。”
说完转身就走,Zero甚至没有与Tiga对视,更没有给欲言又止的Tiga开口说话的机会。
Jack礼貌性地冲着Tiga点一点头,转过身跟着Zero冲天而起,几位天神使先后离开地面。Seven最后一个离开,走之前难得的对Tiga温和的笑了笑。
Tiga看着天空远处的Zero欲言又止。
他知道Zero话里藏着些什么,可是Zero没有听Tiga说完。
Tiga想说我也真的很开心呀。
他想说Zero我才是要谢谢你啊。
他想说Zero我知道你从来没有来过游乐场,所以才会像小孩子一样开心啊。
他想说……
……
Tiga想说:Zero,谢谢你带我回家啊。
曾经Tiga以为自己再也回不来了。可是当他回来的时候,带他回家的小天使却离开了。
Tiga看着天空捂着胸口默默叹气。
他们一路上都在互相叮嘱“小心有鬼”
这下可好哇。
可算是着了身边那只鬼的道了。
---END---








【番外】
转眼又是几个月过去,一切生活回归正轨。Tiga依旧形单影只,偶尔和自己的弟弟们碰面就开上几句无伤大雅的玩笑。
那天晚上确实像是一个极其逼真的梦境,因为打那之后再没有任何一位神使出现在Tiga的生活中。
如此看来这又会是及其平常的一个夜晚。
Emmmm……好吧,有那么一丢丢的不平常。
Tiga站在自己的屋子门口拿着钥匙夹着符笔呆了半晌。
屋里有人。
Tiga深吸一口气,拧锁开灯一气呵成,屋内灯泡亮起的一瞬抽出符纸直戳目标---
手腕被人握住。
Tiga惊了惊,随即调笑的口气吊了郎当地在对面响起:“真是一点都不友善呢。”
“Zero?”Tiga在看清银发少年的样子后惊了惊,旋即一把回握住少年的手腕,“Zero你怎么下来了!是不是Belial?Lops?难不成是Camilla?!”
Zero似乎被Tiga吓到了,他大张着嘴结结巴巴:“不是,不是!跟那个老鬼没关系!噫等等等等Tiga你先松开手……”
“啊?”Tiga又愣了一下,低头看看抓住的纤细手腕,又抬头看看Zero,“哦……啊!抱歉!”说着一把甩开了Zero的手腕。
Zero叹了口气摸甩甩手肘着后颈,犹豫几次还是对着一脸疑惑了Tiga开了口:“呃……Tiga。我觉得你那天应该有什么话没有说完……所以我想来问问你。呃……我也比较无奈,shining就是,呃,比较闷骚,呃好像也不是……反正,我想来问问你那天想要对我说的话!”
Tiga听了半天总算听明白了Zero想要表达些什么。
于是Tiga看着面前脸有些红的大神使头一回犯了小腹黑的属性:“啊……这样啊……给我个理由我就告诉你啊。”
Zero看着Tiga,对方眼里嘴角的笑意满满地快要崩不住了。Zero感觉自己的嘴角也在慢慢上扬,最后崩不住演变成了哈哈大笑:“理由啊……”
Zero笑着拉过Tiga轻吻他的嘴角。
“我的魂丝都牵到小指上了。“
“Tiga你可不许赖账啊。”
---真·END---

评论(3)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