ゼロ~

超敏感的小孩子哦
生长期
贴吧@凰额凉

六十四号的礼花枪

纸质稿终究没有电子稿靠谱,扔上来吧。




六十四号的礼花枪
W小姐拿起了手边的枪,将它比在自己的太阳穴旁。
扣在扳机上的手指慢慢缩紧。
“砰!”
什么都没有。
没有鲜花,没有思想,甚至没有鲜血和脑浆。
【1】
如果你身处于六十四号的世界,你会惊异于这个世界中的人们思考和创造的奇特方式——每个人手中都有一把属于自己的,独特的“枪”。他们都将其称之为“礼花枪”,这是极其生动形象的。他们对着自己的太阳穴扣动扳机,脑袋里那些古怪的,新奇的,荒诞无稽的想法和事物,都会变成真正的东西从他们的脑袋里跃出来——在开枪后他们的脑袋旁便会炸出一朵包含着各种事物的五彩斑斓的礼花,如同遭到枪击时迸射出的血花和脑浆——不,本质上都是一样的,只是脑浆被换成了思想而已。
然而造物主就是一个摇摆不定而缺乏完美主义的存在,事物的互相对立可以美好得让人湎于美梦,亦可残酷得像是所有的真相全部在你面前血淋淋地一刀划开。有那样一撮人,他们注定被这个世界所遗弃——那些不会思考的人。
【2】
W小姐直愣愣地看着眼前的枪。
她能用它来干什么呢?什么都干不了。她的脑子空荡荡的,开上一枪充其量能蹦出几个四四方方的黑白线框,她不知道那是什么。
而w小姐的身旁时常会传来子弹穿透空气穿破思想的炸裂的巨大轰声,随之而来的就是几个人的欢呼声或是掌声。她坐在自己的凳子上,感觉那些声音更像是刽子手握着真正的枪一下又一下地把真正的子弹打入自己的心口。
W小姐早已受够了现状。不能思考的人通过窃取来改变处境。丧失思考能力的人将他人创造的已产生的物品填充进枪匣,对着头部打上一枪,东西就变成了自己的。不劳而获者往往会付出代价,他们的头部会留下永久的疤痕,脑袋上有清晰可见的弹孔隧道。可那又有什么关系?反正东西是自己的了就行。鲜花和掌声是如此的令人神往,那些能够把人碰上云端的良好感觉足以满足她巨大的虚荣心——或是更甚。
W小姐终于按耐不住了。她飞快地拿走了邻桌的创造物,紧接着便拉开门跑出了房间。
楼道里传来“轰”的一声巨响。
W小姐双手捧着那些光鲜亮丽的玩意儿,如获至宝一般,竟好像这东西真的是她自己的一样。
这是她的思想!这世上独一无二的,只属于她的思想!
尽管她的脑袋为此付出了代价。
但,w小姐丝毫不在乎。
【3】
W小姐作为非思想者的典范一炮而红——这实在是太励志了,不会思考的人有朝一日也能创造事物。掌声,鲜花,支持者也随之而来——这些都是w小姐曾经只敢想象不敢奢望的东西。
而与此同时,有一部分人的恶劣行径被纰漏了出来——窃取他人成果,融入自己思想。
那些得知真相的思想者们出离愤怒,而被发现的存在不正当行为的人物又死不承认,双方各执一词互不相让。
W小姐有些担心,又有些庆幸,她脑袋上的伤疤被隐藏得好好的,至今仍被发现。
然而情势日趋紧迫,且大有愈演愈烈之势。
不劳而获似乎是一种趋势了,一切都在按照既定的方向进行。一些人被卷入舆论风暴的中心,一些人对此事保持沉默,尽管他们心知肚明。
W小姐感到恐惧和慌乱,她害怕被发现,所有认定的伪思想者都会被收走手里的枪——那怎么能呢,太残忍了。如果,如果她被收走了枪——她不敢想。
W小姐行事更加谨慎,同时拼命收揽支持者,掩盖自己所犯下的罪行。她每一天回到自己的公寓里都彻夜难眠,坐在自己的桌前反反复复地想。
不,不,绝对不可以,她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她一定可以逃过去,并继续获得鲜花和掌声……
有人敲门。
W小姐惊了一下,但她没有多想,她仍在进行自我催眠和安慰。
她强装镇定地打开了门,门口站着两个男人。
“w小姐。”其中一个人盯着她,开了口,“请把你的礼花枪交上来——我想你知道为什么。”
【4】
W小姐处于崩溃和绝望的边缘,公寓里的东西已经被她摔了大半。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在一夜之间离她而去——那些曾属于她的鲜花,掌声和荣耀。她现在只能遭受世人的唾弃。
她就像一只赤身裸体的潮虫,猛地被人从阴暗的角落扒了出来,阳光下的世界足以让她丧命。
那是她的啊!那是仅属于她的掌声和荣耀啊!她怎么能,她怎么能再回到那个死寂的,没有任何期许的世界里啊!
W小姐开始疯狂地寻找那些形似于枪的东西——什么都好,只要像枪一样——不,不,哪怕半支也没有关系!她疯了一样地跑上街,街上仅有零星的几个行人,所有的人都在用看疯子一样的眼光看着她——而她披头散发神情狂热,或许她现在和真正的疯子没有任何区别。
她一路跑到街道的尽头,一座兵营在路的末端伫立,她径直冲到兵营门口,一眼就看到了岗哨亭内空荡荡的桌子上放着一把枪。
枪!
W小姐的心砰砰地跳了起来。她一脚蹬碎了岗哨亭门前的玻璃,将桌上的枪抱在怀里边朝反方向继续狂奔,丝毫不顾鲜血和着碎玻璃喷了满身。
她拼命向前跑去,心中只剩下轻松和愉悦。
有枪了!有枪了!
w小姐在奔跑的途中便迫不及待地举起了枪;她已经狂喜到忘记打开枪匣填充物品,而她也丝毫没有意识到手上的这一把枪与平常的礼花枪存在根本性差异。
她脸上挂着沉浸在幸福中的美好笑容。她举起了枪。
她笑得愈加快乐,心也慢慢平静下来。
她扣动了扳机。
“砰!”

评论

热度(2)